首頁 > 學術論壇 > 學術成果 > 張堃

淺談風景園林藝術中的禪宗美學

發布日期:2015-05-31 17:57:16       作者:張堃       來源:商業規劃院公共景觀所

  [摘要] 禪宗在中國的發展與興盛,對中國傳統藝術產生了深遠影響,與中國本土的儒、道一起“成為建構華夏美學框架的三大學術流派之一”,自然成為風景園林藝術追尋的對象。其發展迎合了人們的文化審美口味,抒發了他們的胸懷情志,使中國的風景園林能夠展現出獨特的風采。

  關鍵詞:風景園林;禪宗;美學

  1. 禪宗思想在風景園林藝術中的發展

  禪宗作為中國佛教最重要的宗派之一,由印度傳入后,在中國文化土壤上按照中國傳統的思維方式進行了改造,最大程度地適應了中國百姓的文化心理需要。禪宗對中國傳統藝術的發展產生了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中國風景園林藝術發展的歷史非常悠久,早在公元前十一二世紀的商周時期,便已出現了古典園林的雛形。到了唐代,當禪宗思想在中國廣泛傳播同時,中國風景園林藝術也進入了一個劃時代的時期,明清時期更是我國風景園林藝術發展的鼎盛時期。隨著文化大革命期間的破除“四舊”運動,禪宗美學在風景園林中的發展進入了低潮。而伴隨著改革開放,設計師在風景園林創作中,越來越追求對禪宗美學的表達。

圖片.png

蘇州拙政園

  2.風景園林藝術中的禪宗意境

  風景園林的創意與禪宗意境的追求是一樣的,都人與自然高度的和諧統一。意境從內容結構上看,是在真實的物質背后蘊含著空靈的想象空間。意境從接受效果上看,則是言有盡而意無窮,在不同的接受者中,產生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意象效果,并且很難用語言表達出來。正如“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水流心不競,云在意俱遲”等,所表現的并非空無,而是通過“無”和“空”來映襯“有”,從而形成了有無虛實的對立統一。在這個有無虛實構成的對立統一結構中,給觀賞者提供了廣闊的想象空間,從而產生了韻味無窮的接受效果。

  宗白華先生認為:意境是造化和心源的合一,是客觀的自然景象和主觀的生命情調的交融滲化,即情景交融。意境作為一種審美追求,自古以來一直為中國的文人雅士所神往,已經深深積淀于中華民族的藝術心理之中。禪宗對風景園林藝術的影響必然體現到了對意境的影響。在我國唐宋時期禪宗思想對意境理論與實踐進行了大舉滲透并打下深深的烙印。主要表現在唐宋文人、藝術家對禪意的追求,在藝術創造中漸漸出現了一種意境和禪境混然為一的審美崇尚。“空寂”、“空靈”的韻味漸漸成為藝術意境的一種重要的美學追求,尤其在中晚唐之后,這種美學趣味成為了詩人、畫家們崇尚之主潮。“空靈”的意境追求與中國文人對禪的接受、對禪“空”的接受有著必然的聯系。

  正是禪宗對“空”的解悟,形成了禪宗特有的思維方式及理論體系。受禪宗“心”所感知的世間“萬法”皆虛幻的影響,中國風景園林藝術鄙棄刻意模擬和機械復制客體對象的粗俗,追求情景交融、心物合一、虛實統一猶如“水中月”的藝術。意境美也是中國風景園林藝術的最高境界,園林意境是造園主所向往的,從中寄托著情感、觀念和哲理的一種理想審美境界。

圖片.png

蘇州網師園

  3.“物我合一”的自然之美

  尊重自然并必須與自然環境相協調的設計理念被國際上一些學者提出,而禪宗對自然的認知和態度給予我們啟迪。禪宗強調“郁郁黃花無非般若,清清翠竹皆是法身。”認為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都是佛性的體現,都蘊含著無窮禪機,無情有佛性,山水悉真如,觀照自然山水可以領悟佛理。而文人雅士把禪宗的“物我合一”的境界融入到中國的園林創作中,建造了自己內心精神的家園。把園林視為心靈的寄托之所,心志的棲憩之地。白居易的“人間有閑地,何必隱林丘”,道破了這種禪意的人生情趣與文人園林興起的內在聯系。王維也有詩曰:“晚年唯好靜,萬事不關心。自愿無長策,空知返日林。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文人士大夫以鳥獸蟲魚為伴,刻意追求人獸親和,物我同一的審美境界,使人的精神同大自然的幽秘達到了非凡的融合。士大夫們在這充滿禪意的園林中,感受到親近自然、物我相融的意境,使人悟出生命的真諦與意義。

  中國的風景園林藝術是在順應自然的基礎上欣賞自然,將對自然的理解與態度表達在作品中,引導人們去欣賞自然和感悟自然的美,要有知足心、平常心和感恩心。“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的禪宗心境,正是風景園林藝術傳達給大眾的自然之。風景園林的創作經自然美的欣賞是在任何時候都能使它變成美的境地。如對花影要考慮到粉墻,聽風要考慮到松,聽雨要考慮到荷葉,月色要考慮到柳梢,斜陽要考慮到梅竹等,從而使理想中的幻景能付諸實現,靠景物形象的鮮明、具體、生動,誘發觀賞者產生內心共鳴,怡情于園林藝術之中。

圖片.png

蘇州網師園

  4.“言簡意賅”的永恒之美

  禪宗對有限與無限的自然空間的體驗,為風景園林這種形式上有限的自然山水藝術提供了審美體驗的無限可能性,即打破了小自然與大自然的根本界限。這在一定的思想深度上構筑了中國風景園林中以小見大、咫尺山林的園林空間。在禪宗看來,規定性越小,想像余地就越大,因而少能勝多,只有簡到極點,才能余出最大限度的空間去供人們揣摩與思考。正如沈三白《浮生六記·閑情記趣》中所說的那樣“以叢草為林,以蟲蟻為獸,以土礫凸者為丘,凹者為壑。”人們可以通過微小精致的景觀中見到廣闊渺遠的宇宙,感受“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國”的美妙,體味“天地一東籬,萬古一重九”的永恒。在風景園林的創作上,采取了虛實相生、分景、借景等方式,以而使觀賞者從心理上擴大空間感,使有限的園林景物融入無限的自然之中。

圖片.png

蘇州拙政園

  5.現代風景園林中的禪宗美學

  當代城市正處在世紀更迭的大變革之中。前衛藝術與懷舊傳統纏繞交織,人文理念與都市建筑日新月異而又返璞歸真,使當代人產生一種莫名而深刻的歷史感與危機感。追尋心靈的寧靜,追求文化藝術的本源,越來越多的現代風景園林將傳統禪宗美學運用在創作過程中。

  現代風景園林正是繼承了這種“以少勝多,以不答為答”,聽者可以馳騁想象,答得越少,規定性越小,他人的想象余地就越大。這種簡煉之極的方式在藝術創作上則表現為作品越簡潔凝煉,“余意”就越豐富,供人想象的空間就越開闊。

圖片.png

武漢萬達瑞華酒店

圖片.png

武漢萬達漢秀劇場

  6.結語

  在我國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這種禪宗思想為基礎的審美觀念,牢固地根植于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中,也植根于中國風景園林的造園活動中。中國的風景園林得山水性情,飽含自然情趣,它的藝術魅力,全在立意深邃,造景奇妙。在禪宗的濡染下,中國風景園林的“物我同一”、“虛靜空靈”提升至美學追求的高度,形成了它特有的寫意化的自然之美和詩畫一般的空靈之美。那種物我兩忘,以小見大,以芥子納須彌的境界,給人以物有盡,而意無窮的審美享受。在世界風景園林系統中,這種寫意的、空靈的境界獨樹一幟。

萬達商業規劃系統官方網站 ? 2010-2020 WANDA 版權所有 京ICP備11034290號 信息產業部備案管理系統
猎鱼达人3d输了多少 上海时时乐综合走势图 贵州11选5在哪里买 吉林11选五前三跨度走势图 互联网理财平台安全性排名2019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第 福利彩票排列7结果 广西11选五下载 天天红包赛2元好还是10元好 大股票论坛 3d试机号后预测 今晚 和讯股票推荐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6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平台 江苏体彩11选5手机版 黑龙江22选5奖池多少